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媽媽的印象
來源:朔州市新聞中心 作者:陳超2018-11-27 11:17:40
瀏覽字號:
0

  慈母眼中光,兒女心頭淚。

  ——題記

  對于天空來說,它印象最深的應是霹雷的閃過;對于鳥兒來說,它印象最深的該是槍管的出沒;對于花朵來說,它印象最深的定是噴薄地綻放;而對于我來說,印象最深的便是歲月的情感在我的心頭深深劃過……

  九八年的一個夏天,老天爺像被什么激怒了似的,狂暴無禮,拿著大水瓢一勺一勺地從天河里舀水,潑向九天大地,整個天空布滿千萬條飛流銀練,直墜空中??穹緡?,卷起層層水柱,侵襲著大樹和路上的廣告牌,樹枝被生生折斷,匯入了水流,廣告牌嘎吱作響,有點嚇人。

  此時的我,什么也看不見,只能瑟縮地躲避在學校旁邊,一個由兩根廊柱頂起的簡易避雨棚里?!疤淞?”我緊緊地用手抓著雙臂,兩腿使勁地夾著褲腿,生怕被風吹起,兩眼焦急地瞅著一個方向,肚子里咕嚕亂叫,眼神模糊又迷離。

  這時我偶然想起:那一年我躺在曖暖的被窩里,夢見了媽媽??鏡能跋愕擬善?,正笑盈盈地準備咬一口時,饃片卻跑了,眼中模模糊糊地瞅見一張臉影在面前閃過,卻怎么也睜不開眼,這時我的嘴唇接到了一個潮濕、溫潤的唇,猛地驚醒,原來是媽媽,她用軟暖的雙手輕輕地撫在我的兩鬢旁,鼻尖已觸到鼻尖,我感到了一種壓迫的氣息,正直穿心上,那種感覺在心里久久回蕩,直到媽媽遞給我一塊金黃酥脆的饃片,我才回過神來?!疤懔?媽媽!”我看著媽媽的笑臉激動地說。

  突然,一股沁涼瞬時插入我的脖管。噢!原來我還在學校旁,頂上露雨了,我趕緊用手去拭那脖子上冰冷的水漬,地上水流如注,像滾滾小河,這時心更緊了,焦急的氣氛彌漫全身,恍忽間看見遠處墻角有個身影在蠕動?!把?媽媽來了!”

  狂風把媽媽吹得身子歪斜,雨衣被壓縮成了一張折紙,艱難地來到了離我不遠的四五米處。前面是一片低洼的水坑,水坑極象一片汪洋大海,自行車、汽車,人和車流象脫纜的小舟,在水中急速地打轉盤旋。

  媽媽看見了我,急忙跟我擺手,我大聲地喊到:“媽媽,水太深了!”此時,媽媽脫下了女靴,露出了白蔥似的細腿。我很擔心!印象中,媽媽的腿從來都是最瘦的。她兩腳踏入了湍急的水流,又一次左擺右搖地向我走來,象一只老母雞在尋覓它的雞仔們,艱難地浮到了我的身旁,我訊捷地抱住了媽媽,又一次聽到了她急促的呼吸聲,這種感覺深深扎心!

  媽媽定要讓我爬上她的背,我死活不愿意,這時一雙有力地大手,一把就把我擼到了背上,掙脫不得,我看到了媽媽的手,就象竹節爆突的細竹桿,怎么這時的媽媽這樣有力?

  我安靜地把臉伏在媽媽的背上,就象躺在了夏日暖陽曬過的青石板上,平坦又舒適,看著媽媽艱難地前行,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,媽媽的背上那么濕,又那么暖……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